歡迎您訪問耀縣水泥廠官網
今天是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藝術 -> 耀水記憶
文化藝術
耀水記憶
【耀水記憶】大版畫家修軍先生的《山城夜色》
發布時間:2018-11-12  瀏覽次數:1214 次  來源:陜西省耀縣水泥廠
蘇盛柱
修軍先生是20世紀中國著名版畫家,新中國建立后成長起來的第一批優秀的木刻藝術家。曾任陜西省美協副主席、陜西省文聯書記處書記、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版畫家協會理事。修軍先生1959年《重建家園》獲第七屆世界青年聯歡節三等獎;有15幅作品被中國美術館收藏;并在前蘇、美、英、日、法、德等25個國家和地區展出、發表。
他的作品吸取中國民間藝術的特點,具有鮮明的個人風格,粗獷、渾厚、質樸。 他在創作中情緒沖動,以刀代筆,闊斧直入,追求一種大氣勢、大豪放的整體效果,具有極強的藝術表現力。《中國▪ 新興版畫史》中是這樣評價他的:“他以別人不曾表現過的方式,以一般人難以接受和理解的創造個性、在木刻中獨樹一幟。”
修軍先生總是以畫家的眼睛觀察周圍的生活,深入才能與工人、農民產生真正的感情,知之厚,愛之切,這種愛之切的感情才會產生創作的沖動。修軍曾說:“我選擇題材,是我親身的感受的,盡量表現別人不曾表現過的。”
修軍先生在“文革期間”,全家被迫從省城西安下放到耀縣小坵鄉的寒窯里,接受勞動改造。1972年調耀縣文化館任副館長。在這個期間,修軍先生在耀縣舉辦木刻學習班幾十期,培養業余作者數百名,出版有《耀縣木刻選》,而且他還創作了大量以黃土高原為題材的優秀朩刻作品。當然,修軍先生的畫筆和刻刀也決不放過聳立于耀縣東郊的全國最大的水泥廠——耀縣水泥廠 。20世紀五、六十年代是新中國工業建設蓬勃發展的時期,耀縣水泥廠是“一五期間”156項國家建設工程之一,引進東德最為先進的設備,當年號稱“亞洲一號”, 代表著新中國水泥發展的方向和典范,有著豐富的創作素材。
誰知修軍先生1972年8月的一天早晨,他正在耀縣水泥廠廠區之外畫速寫,卻被當作“特務分子”抓了起來,送到廠保衛科,經過甄別才將修先生放了出來,并歸還了他畫的耀縣水泥廠的10余幅速寫。在那個階級斗爭無處不有處處有的時代,鬧岀如此一場可笑又可悲的滑稽劇。“畫速寫,可以說是我創作生命之所在,即使在下放期間,我也未改變畫速寫的習慣和對速寫的熱愛。(修軍的《一場喜劇》一文)”。如果—個對耀縣水泥廠這樣大型企業毫無感情的話,決不會深入其中。修軍先生并沒有因為誤解而放下手中的刻刀,而是從他的速寫素材里,以版畫家敏銳的視覺,抓住歷史的瞬間,于1979年構思創作了套色木刻《山城夜色》,如此撼人心扉的版畫。這是一幅出自大師之手的唯一的反映我國水泥工業的經典之作,見證和記錄著新中國水泥工業發展和興盛的壯烈場面。

套色木刻《山城夜色》的畫面上,畫有3座大煙囪青煙繚繞高聳入云,直插星月之上,幾乎占滿了畫面,氣勢磅礡。他采取中國畫卷云皺的手法,刻畫岀夜空里朵朵青煙,刀法細膩嫻熟,有一種裝飾之美。從3座大煙囪的空間透視過去的廠房燈光閃爍,與夜空的星月之輝渾為一體,天上地下遙相輝映。在煙囪前春枝待發的林蔭路上,上夜班的工人邁著闊步奔向自己的崗位,以飽滿的革命干勁去迎接新的戰斗。修軍先生的套色木刻《山城夜色》描繪的是初春的景色,寒風料峭,路旁的樹上還沒有長出綠葉,而煙囪頂端的飄裊的青煙正是這個季節的景象。因為耀縣水泥廠是濕法水泥生產線,窯中上千度的高溫烘干泥漿的水份,才會冒岀滾滾的水蒸氣來。煙囪、燈火、廠房、人流是水泥工業的必然視覺元素,西北黃土高原的耀縣水泥廠3座大煙囪是典型的標志,表現水泥工業蒸蒸向上、欣欣向榮的景象。一個浩大的畫幅,一個壯觀場景,被大師捕捉,彌漫著濃郁的時代氣息,彰顯鮮明時代特色的工業題材的版畫,成為新中國工業化道路的一個生動縮影。
當人們站在這幅套色木刻《山城夜色》之前,呈現一個時代的印記,喚醒水泥廠的歷史記憶。讓我們更加懷念那位曾在朝鮮戰場勇敢戰斗的山東漢子,他那瀟灑的長發方顯一位藝術大師的風范,他那寬闊的前額充滿著堅毅和智慧,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修軍先生為耀水而謳歌,那是為新中國水泥事業樹起的豐碑。
修軍先生的主要作品有:《重建家園》《陜北之春》《棗園春色》《秋》《夏》《畫家》《瑞雪》 《黃河入海流》《詩人》《作家》《山岳》《冬之晨》《淚海》《狐假虎威》等。 他的木刻被編入《中國現代版畫史》《中國新文藝大系》(美術集)《中國美術五十年》《中國新興版畫五十年》《中國現代美術全集▪版畫全集》《20世紀中國美術——中國美術館藏品選》等大型畫冊中。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企業微信號:ys6231212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信息中心運維  西安一點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技術支持
陜ICP備11005503號
亿客隆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