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訪問耀縣水泥廠官網
今天是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藝術 -> 耀水百人錄
文化藝術
耀水百人錄
我爹是位老磨工
發布時間:2019-10-21  瀏覽次數:260 次  來源:陜西省耀縣水泥廠

我爹叫王德成,當年是耀縣水泥廠制成車間7級老磨工,他為人善良謙和,不管大家有啥難事找到他,他都盡力去辦,大家都叫他老王頭。我爹從小闖關東落腳在東北大連,進了洋灰窯從此就沒有離開過水泥廠。我爹是位忠厚善良的人,只知沒黒沒白的干活,顧不上家也顧不上自己。他的一生都是在轟鳴的磨機旁度過的,直到退休。

1958年夏,我爹帶著多病的娘和我們姊妹5人,從錦西水泥廠來到耀縣水泥廠。那時廠子雖然還沒有完全建起來,但己經是安裝收尾階段,生產準備工作已經開始。我爹一進廠就投入設備安裝收尾和生產準備工作中去,非常忙,成天都在廠里,吃飯、睡覺從來沒個準時。有時,我跑到車間給爹送飯。我娘在錦西時就多病,啥重活都干不成,大多時間都在炕上躺著。我爹成天沒黒沒白忙忙碌碌,沒空兒照顧我娘。

來到耀縣沒有一年,清明剛過我娘就去世了,真是晴天霹靂,我的心象刀剜的一樣。當天于廠長來家里看望我爹,還讓房產科給我娘做了一口棺木,將娘安葬在藥王山南庵的柏林里。

娘過世沒兩天,弟弟和3個妹妹都在炕上睡了。我同我爹默默地坐在炕沿上,誰也不說話,都在尋思這日子咋樣過下去。我爹從兜里掏出一串鑰匙,這是娘身上的物件,我是那樣熟悉。爹說:“蘭,把你娘的鑰匙交給你,今后咱這個家就交給你管。”聽爹這話,我驚呆了,我才15歲還是個上初中的孩子。上有爹,下有弟弟和3個妹妹,最小的妹妹才2歲。我已經流干的眼淚,不知怎么的一下再涌出來,我說:“爹,我管不了這個家。”爹看著我,眼淚從疲倦的臉上滴下來,他說:“蘭,你不管讓誰管?你弟弟和妹妹還小,爹知道你也是個孩子。”我知道爹的內心比我還痛苦,從那苦澀的臉上我看得出來。爹是樂天派,從來沒有讓難處難倒,可眼下這個坎爹又怎么邁過去呢,想到這里我從爹手里接過鑰匙。接過鑰匙這一剎那,我從屋里跑到屋外的小菜園里,嚎啕大哭起來。我模糊的淚眼的余光,看到身后爹的身影。爹說:“蘭,哭吧,哭吧,別憋壞了身子,別怕,這個家還有你爹,垮不了天。”聽爹這話我止住哭聲,站起身來,對爹說:“爹,天不早了,咱回屋睡覺去。”

夜深了,勞累了一天的人們都熟睡了。我看到爹仍舊在燈下,將妹妹的棉衣翻過來,用牙咬著衣縫中的蟣子,只聽得“嗞嗞” 地響。我的眼睛濕潤了,我并沒有驚動爹,只是躺在被子里默默地流淚。天亮了,爹沒睡著,我也沒睡著。從炕上爬起來,為上班的爹和上學的弟弟、3個妹妹做早飯。

那時正是三年災害時期,家家缺衣少吃,成天都餓著肚子,不知那幾年咋熬過來的。當時每人都有定量,一般來說都采取分食制。我爹每天上班前,都是我給爹裝好飯盒,可是我家饃籠總是多個苞米餅子。開始我沒留意,后來我注意爹的飯盒。原來是我爹在上班前,悄悄地將一個玉米餅子從飯盒里取出來放在饃籠里的。我的心很痛,娘又不在了,我沒有盡到作女兒的責任。我說:“爹,這是干啥,你的身體垮了,咱家的天就塌了。”爹的嘴角微微抖動幾下,說:“爹,垮不了,天塌不下來。你們都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多吃點。”說完,爹拎著飯盒就走出家門,我望著爹背影心里疼得更厲害,又感到委屈,我看著饃籠哭出聲來,這樣的日子何時到頭。我心里明白爹更難,又做爹又做娘的滋味。我作為爹的大女兒,從此每天放學回來,跑到西河薅水芹菜、薄荷……. 到家后洗一洗放到鍋里,再放上些玉米面煮鍋糊糊喝,也讓爹和弟弟、妹妺填飽肚子。星期天,跟著鄰居大娘、大嬸到農村買些紅苕、豆腐渣,或是挖些野菜。

爹放心我,把家里這一攤子全交給我,可他卻將全身心交給耀縣水泥廠。他的徒弟老是夸耀我爹,說:“老王師傅真神,看他在喂料機旁閉著雙眼養神,但讓我們去檢查這、檢查哪。果不其然,同他交待的情況說的一樣。我問,王師傅,您眼睛閉著怎么知道那么清?王師傅回答,眼睛閉著耳朵不能閉著,磨工全憑耳朵聽磨音,懂嗎!”每當爹的徒弟夸爹時,我心里也美滋滋的。

有一回,我爹在磨機檢修時,被襯板擠傷了手,三個手指都露出骨頭,他被送到咱廠職工醫院縫了12針。喬大夫(喬尚才)對我說:“你父親是位硬漢,手指頭縫了12針都不打麻藥。說打麻藥對身體不好。”更讓我生氣的是,他從醫院走出來連家都沒回,又返回車間指導檢修去了。等我爹回到家后,我第一次向爹發那么大的脾氣。爹仍是蠻不在乎地說:“沒事,過兩天就好了。這點小傷不算啥。”說完,還笑了笑。把我氣的不得了,我說:“你還笑。吃飯。”

后來,1964年初,我被招工進廠分到燒成電收塵崗位,每月還有2斤高溫肉。我弟弟到大荔朝邑農場,我家生活條件大幅度提升,再不為吃喝發愁。我爹,直到退休,才離開了他熟悉轟鳴的磨機旁,離開他車間的工友和他的徒弟。可是,我爹總閑不著,時不時來到車間、來到磨機旁看看,指導指導青工的操作,遇到檢修時幫把手。

誰家有事,爹總是在場幫忙,尤其是白事。蘆廠長的夫人陳士芳時任行政科書記聽到父親去世的噩耗,哭得天昏地暗,抱著我說:“老王頭,是多好的人。我還想,當我死了,還讓他給我穿衣裳。沒想到,他走在我前邊去了。”我爹一輩子都閑不住的,雖然老人家離開我們幾十年,可老爹的形象永遠永遠在我們的心中,我想耀縣水泥廠也不會忘記這老一代人。

王玉蘭口述 廠史辦整理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企業微信號:ys6231212
陜西省耀縣水泥廠信息中心運維  西安一點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技術支持
陜ICP備11005503號
亿客隆彩票首页